全球決策者聯手打壓美元正在秘密策劃中?川普:喜聞樂見

渣打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Steven Englander注意到,在8月份的杰克遜霍爾會議上,與會者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觀點出奇地趨同。

  發布時間:2019/09/03

渣打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Steven Englander注意到,在8月份的杰克遜霍爾會議上,與會者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觀點出奇地趨同。特朗普認為,較低的美國利率及美元走軟有利于美國。而杰克遜霍爾會議的與會者表示,美元走弱和美國利率下降對全球有利。相似之處還可以延伸到,特朗普認為美國加息抑制了美國經濟增長,而杰克遜霍爾會議與會者認為,美國利率上升及美元走強通過風險溢價遏制了美國以外地區的增長。在杰克遜霍爾會議上,有關美元強勢負面影響的討論主要集中在新興市場經濟體上。但重要的是,對美元、美國利率和海外風險溢價的廣泛討論,為美元疲軟作為一項全球政策奠定了分析基礎。


英國央行行長卡尼在會上指出,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的主導地位,增加了超低利率和疲弱經濟增長造成的流動性陷阱風險。另一個問題在于新興市場經濟體資本流入的順周期性,這意味著發達市場金融環境收緊會導致資本從新興市場撤出。卡尼還表示,主要央行或許需要聯合起來創立自家的替代儲備貨幣。他說,降低美元地位的最好辦法是采取多元化、多極的金融體系。Englander認為,卡尼的提議無疑是大膽的,而且會吸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該組織在國際金融政策中作用將會得到提升。此外,該提議還將吸引那些希望看到美元在國際金融中影響力減弱的國家。這對美國的政策制定者來說可能不是很誘人。一個重要的后果將是儲備組合和私人部門余額長期遠離美元。美元在國際貿易和金融中的作用減小將意味著私營部門需要降低以美元計價的交易余額。所有這些因素都可能推動美元走低,不僅僅是周期性的,結構上也是如此,正如渣打所終結的那樣,“ 美國將放棄每年約100-150億美元來自全球儲備需求的免費午餐。由于海外美元資產需求減少,美國利率也有可能走高”。

至少對渣打外匯團隊來說,杰克遜霍爾會議達成的共識是,降低美國利率和美元走軟是可取的。盡管并非所有提議方案都切實可行,但關鍵在于,人們越來越認同,削弱美元將是一個好主意,決策者正開始尋找實現這一目標的方法。換句話說,如果某天早上醒來發現美元指數相對所有貨幣貶值10%,不要感到驚訝。

11选5赢遍天下